会员登录
您所在的位置:首都律师 > 正文
从药师到律师 助力医患和谐
——专访全国优秀律师万欣
2018年第3期  作者:特邀记者 孙莹

万欣律师


  医药与法律是万欣律师身上两个相生相伴的标签。

对法律的热爱,让他脱下了白大褂,投身律师行业。

而医药专业背景,又让他的律师生涯如鱼得水。

  医药与法律是万欣律师身上两个相生相伴的标签。对法律的热爱,让他脱下了白大褂,投身律师行业。而医药专业背景,又让他的律师生涯如鱼得水。
  十几年的时间,万欣律师从医药卫生这个小众的法律服务领域脱颖而出,成为“全国优秀律师”。除了精于业务之外,他还以悲天悯人的情怀,为陷入困苦的当事人雪中送炭;他以促进医患和谐的初心,为医药卫生法律的完善与发展作出贡献。

  药剂师的华丽转身
  在成为律师之前,万欣曾是江西九江一家医院的药剂师。然而在医者万欣的身上,却有些与医学似乎不相干的爱好。他喜欢看法治节目,从《今日说法》第一期开播,他就是忠实观众。他擅长辩论,曾作为三辩手代表九江市参加江西省青年辩论大赛,并获得第二名。
  这些貌似“不务正业”的爱好,似乎冥冥中早已注定,万欣会迎来一次职业道路上的华丽转身。
  2002年,万欣报名参加了首届国家司法考试。此前一年多,他已经看了很多法律方面的书籍。为了潜心备考,他还专门请了一个月的长假。
  第一次考试就顺利通过,虽然万欣谦虚地将其归功于“侥幸”,但没有经受过系统的法学专业训练,就拿下了当年通过率只有7%的全国大考,实在不是“侥幸”那么简单。万欣对法律的理解和悟性可见一斑。
  通过司法考试后,万欣来到北京,正式开启律师执业生涯。面对北京偌大的法律服务市场、名校法学生人才济济的现实,万欣律师也曾犹豫,自己都不是科班出身,能跟人家竞争吗?
  经过深思熟虑之后,他决定,干脆剑走偏锋,发挥自己的医药专业特长,选择医药卫生法律服务这个领域。
  从药剂师到律师,职业跨度不可谓不大。但借助医学专业背景,万欣律师的转型非常顺利。他比普通律师更了解诊疗规范,更能发现医疗纠纷争议的关键所在。而他唯一要改变的是以往对症治病的医学思路,转而建立起对医疗纠纷的诉讼思路。
  就在这种对专业所学既发扬又跳出的应用中,万欣律师完成了自己的职业跨越。

  专业铸就成功
  达到“全国优秀”标准的律师,可能各有特色,但专业见长肯定是无一例外的。特别是在医疗纠纷中,律师专业不专业,敬业不敬业,对于案件的成败,往往会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2006年,一对高知父母经过一年时间对全市医疗纠纷专业律师队伍的考察,最终找到万欣律师,替他们的孩子讨个公道。
  2002年,他们的儿子在北京一家顶级医院出生。虽然孩子出生后1分钟、5分钟的阿氏评分均为10分,但由于是早产儿,且体重只有1千克,属于极低出生体重儿,医院直接给孩子扣上了氧气面罩,吸氧16天。
  出院回家后,夫妇俩精心呵护着幼小的生命,细致入微。但他们发现,孩子的眼睛不能盯着红球随之移动,就像根本看不见似的。在出院后半个月和两个月的两次返院随诊时,父母将这一“异常”向医生反馈,但医生却认为,这是早产儿的正常反应,并没有对眼底做进一步检查。
  等到孩子出院后3个月再次返院随诊时,医生发现,孩子眼注视不好,晶状体似混浊,光反射不敏感。经进一步检查为双眼早产儿视网膜病变Ⅴ期。
  视网膜病变分为Ⅰ、Ⅱ、Ⅲ、Ⅳ、Ⅴ期,病变处于前三期时,经及时治疗,是可以保住视力的。而发展到Ⅴ期,基本已经无力回天了。
  夫妇俩带着孩子辗转北京和上海的眼科医院治疗,医生们都爱莫能助。最终,夫妇俩得到医生建议,专程赴日本住了一年,在福冈大学医院做了8次手术、门诊检查治疗24次,花费了折合人民币60余万元的巨额医疗费,可还是因诊断、治疗过晚,最终也没能保住孩子的双眼视力。
  夫妇俩认为,孩子是因为过度吸氧,造成视网膜病变,而医院在出院及前两次随诊时都没有进行眼底检查,致使孩子错过诊治时机,双目失明。回国后,夫妇俩经过长时间准备,向法院提起诉讼。
  万欣律师接受委托后,查阅大量专业书籍认真研究,对案件的争议焦点进行了全面、准确、深度的研究和预判。
  然而,对手是国内医学界如泰山北斗一般的顶级医院,这场诉讼谈何容易。在法庭上,医院代理人搬出了一大摞专业论文和医学书籍,试图证明早产儿、极低出生体重、院内感染这些患儿自身的问题,都会导致视网膜病变,吸氧并不是唯一原因。
  因有大量早产儿过度用氧造成视网膜病变的病例,卫生部于2004年专门出台了《早产儿治疗用氧及视网膜病变防治指南》,对早产儿用氧及防治视网膜病变的诊疗流程进行规范。但遗憾的是,孩子2002年出生时,该规范还没有出台。医院认为,不能以此作为医院违反诊疗常规的依据。
  万欣律师说,追究医院的侵权责任,必须要证明医院有过错。而判断过错的法律标准,是医方知道或应当知道医疗法规和诊疗规范的规定,但是因为疏忽大意,或者过于自信,导致过失造成患者人身损害的后果。
  如何证明医院对孩子的疾病风险明知而出现疏忽呢?
  在认真查找、核对证据材料时,医院提交的一篇论文让万欣律师眼前一亮,如获至宝。这是被告医院的两名医生自己发表的学术论文,文中论述了新生儿视网膜病变的多种因素。但论文中还指出“氧气是产生ROP重要因素之一。必须严格掌握吸氧指征,吸氧的方法,氧气的浓度,吸氧的时间,随时监测PaO2,使其控制到4.9~7.8kPa。缺乏用氧指征的早产儿切勿用氧。”该两位医生在新加坡进修期间,对用氧的早产儿出院前均检查眼底,基本上都在视网膜病变Ⅲ期之内及时诊断并予以治疗,无一例发展到失明的程度。
  这篇论文发表时间是1997年,而2002年患儿出生时,两位医生都是经手治疗的二线医生,都为孩子进行过查房检查,有一位医生还多次参与孩子出院后的复查。
  万欣律师认为,这篇论文证明被告医院的医生对早产儿用氧可能导致视网膜病变的风险早有认识,却因疏忽大意没有及时检查,导致患儿双目失明。这种医务人员明知疾病风险却不作为的行为属于疏忽大意的过失,应认定为过错。
  万律师的观点得到了鉴定机构和法院的一致认可,最终法院判决医院承担90%的赔偿责任。
  万律师代理这场诉讼,一打5年,让孩子最终获得一百余万元的赔偿。据后来有的患者称,此案可能是同类医疗损害纠纷中赔款最多的案例。
  官司胜诉以后,孩子的父亲对万律师说:“这点钱不算什么,我打这个官司,就是为孩子以后长大了,问我们为什么他的眼睛看不见,我得给孩子一个说法。”
  万欣律师不仅凭借自己专业的医学和法律素养,为可怜的孩子讨回了公道,也让此案例成为该医院入职培训的必讲案例,对一批批新入职年轻医生提高责任意识产生了积极影响。
  执业16年,万欣律师代理医疗纠纷案件数百件,成功代理过众多在国内有重大影响、复杂疑难的各种类型的医疗纠纷。标的额超过2000万元的案子在医疗纠纷中凤毛麟角,而全国目前有两起标的额超过2000万元的医疗纠纷,都是万欣律师代理的。
  “专业”已经让万欣律师在医药卫生法律服务领域建立起十分突出的优势。
  做律师,要么先博后专,要么先专后博,总是要有自己的专业特长。万欣律师无疑属于后者。虽然专长于医药卫生方面的法律事务,但这些年,万律师在教育、劳动、房地产、重大经济纠纷等领域的业务也做得风生水起。
  万律师说,有些当事人觉得,医疗纠纷这么专业复杂的事都做得好,做别的业务肯定也没问题,于是,业务就这么慢慢做开了。

万欣律师与美国卫生法学专家贝克教授进行学术交流后,赠书留影


  代理医患知己知彼?严于律己促进和谐
  医药卫生法律圈子很小,万欣律师代理患者与医疗机构对抗,不担心和医疗机构“结梁子”吗?
  万欣律师淡然一笑说:“不至于。任何医疗机构都希望依法依规处理医疗纠纷,只要律师在代理过程中严格依法依规,展现出自己的专业水准,是会赢得对手尊重的。”事实上,在他代理的医疗纠纷诉讼中,大部分委托人反倒是医疗机构。
  一位农村妇女因“异位妊娠、轻中度贫血”到县医院住院,县医院给予药物保守治疗。用药后刚有好转,农妇就提出要出院,甚至不顾医生的劝告,坚持回了家。
  出于对病人负责,医生见其过了两天仍未返院,又专门打电话,让农妇继续回医院接受治疗。可就这么两天的工夫,医生发现农妇出现了手、面部红斑,疑似过敏反应,建议给予抗生素治疗。不料农妇可能是认为自己没事,坚决拒绝治疗,并于次日自行退院回家。过了几天病情迅速恶化,这才转到协和医院继续治疗。可是为时已晚。医院经过抢救,最终也没能保住农妇的性命。
  农妇的家人将县医院告上法院,并申请医疗事故鉴定。区医学会鉴定认为,县医院对患者的病情监测不完善,告知不充分,不应该让其出院回家。给县医院评定为一级甲等医疗事故,承担次要责任。
  万欣律师代理县医院应诉,他提出,医院没有强制治疗的权利,医生已经向患者明确告知了风险,患者自己执意出院,应自负其责。另外,患者从县医院自行退院,与死亡之间没有因果关系。因为患者被叫回县医院时只是出现疑似过敏症状。而真正与死亡结果有直接关联的,是患者回到县医院以后拒绝治疗,自行退院回家,导致病情加速恶化,这才是死亡的真正原因。县医院从始至终没有违反诊疗规范,就不应承担责任。
  万欣律师代表医院又申请北京市医学会再次进行鉴定,他的观点也得到了鉴定机构的肯定。这次鉴定,全盘推翻了区医学会的结论,认定医院没有过错,履行了告知义务,患者自己延误治疗导致了死亡,医院不构成医疗事故。最终为医院挽回了不应有的损失。
  既代理医方又代理患方,让万欣律师锻炼出客观中立的视角和知己知彼的经验。“代理医院时,能准确判断患方会从哪个角度进攻,更好防御;代理患方时,也会了解医方一般的答辩思路,做好准备。”万律师说,不是真正换位就不会换位思考。长期只代理一方,思维容易定型,不自觉地成了一方代言人,考虑问题就难以中立、全面、客观。可是,如果两方都代理,会不会出现利益冲突?
  万欣律师表示,他本身就在律师行业协会从事惩戒工作,因此自己对利益冲突的把控非常严格。每当有患者找来,万律师第一句话问的就是跟哪家医院打官司。只要涉案医院是万律师做过法律顾问或者正在服务的,他会明确地告诉患方,连个咨询都不会给做。就为这个,不知推走了多少当事人。
  不过,无论代理医方还是患方,万欣律师都有自己的原则,那就是客观分析责任,尊重法律,该是什么责任就承担什么责任。
  代理医疗机构应对诉讼时,万欣律师很注意方式方法,尽量避免在言辞上伤害患方。代理患者时,他也白纸黑字立下规矩,不能出现医闹等不正当行为,否则马上解除合同。
  万欣律师说:“医药卫生领域的律师,应该以促进医患和谐为己任,努力去缓和医患关系,而不是挑辞架讼。”

  为当事人雪中送炭
  与其他案件相比,医疗纠纷有着天然的特殊性,患者或伤病或亡故,本人或家庭从经济上到精神上都遭受了巨大的损失。律师在他们眼中简直就是救命稻草。
  “代理商事案件虽然收入更可观,但律师的作用多数是锦上添花。而医疗纠纷中,患者家庭因病致贫、因病返贫的很多,律师专业的代理很大程度上决定着案件的走向,也决定着这个家庭能否‘起死回生’。”万欣律师说,做一个雪中送炭的律师,更能彰显律师的职业尊严与价值。
  2001年,一对走投无路的父母遇到了人生的大困难:他们的女儿婷婷在晚自习放学回家的路上,与同学发生口角继而动起手来,结果被同学用铅笔刀扎中胸腹部。同学将婷婷送到医院,医生检查后发现,伤口在上腹部,刀口很深,需要住院检查。婷婷的父母接到其同学的电话通知后,匆匆赶到医院。医院要求缴纳押金500元才能办理住院,但婷婷的父母身上只有100元钱。
  父母跪求医院先抢救孩子,却遭到拒绝,只得深夜跑到同事家中借钱。事发几个小时后,婷婷终于被收住院进行手术。外科大夫打开腹腔后发现,婷婷是被铅笔刀从下往上扎入致伤,刀已经刺入胸腔。大夫顺势打开婷婷的胸腔继续探查。不料胸腔刚刚打开,婷婷就呼吸心跳骤停。大夫猝不及防,虽经抢救,但婷婷仍然成了植物人。
  因为婷婷遭遇横祸,本就经济拮据的家庭一下子垮了。
  婷婷的父母双双下岗,每月生活费加在一起才一千多块钱,还卖了唯一的住房用于给婷婷治病,家里负债累累,举步维艰。
  父母认为医院诊疗存在过错,起诉医院索赔。但是市、省两级医学会鉴定都认定此案不构成医疗事故。摆在这对父母面前的已经是呼之欲出的败诉结果了,从诉讼角度看,这个家庭已经站在悬崖边上了,形势非常危急。父母在山穷水尽的时候,无意间在中央电视台的节目中看到了万欣律师参与的一档节目,抱着试一试的态度给万律师写信求助。
  此时已经是2005年了,距离孩子遇刺已经过了4年,家庭已经濒临绝境。在家属无力负担律师费的情况下,万欣律师毅然接受了委托代理诉讼。经过长时间认真研究,万欣律师发现两级医疗事故技术鉴定都仅对婷婷在门诊和住院时的诊疗过程分别进行了评价。但对于婷婷被延误收入院的过程是否存在过错却只字未提。
  万欣律师多次提交书面法律意见,法院最终准许再做司法鉴定,并委托北京的权威司法鉴定机构组织医疗过错鉴定。
  鉴定意见认为,延误治疗和刀伤是导致患者成为植物状态的同等原因。
  这一场官司又打了6年多,2011年8月,婷婷一方取得了完全胜诉。在行凶者承担50%责任的情况下,法院终审判决医院一次性赔偿近80万元,每年再负担婷婷后续治疗等费用33000余元。一家人在婷婷受害十年后又重获新生。
  “很多当事人真的很朴实可爱,你帮了他们,他们拿你当恩人,当朋友。”万欣律师说,这是代理其他案件感受不到的极大的职业满足感。

万欣律师主持《北京市卫生计生行业法律顾问制度研究》课题组在市卫计委召开座谈会

  着眼医疗法律环境?心系律师同行健康
  在采访中,“胸怀”两个字是万欣律师反复提及的。“个案有立场,案外有胸怀”是他认为一个优秀律师应该具备的素养。
  在万欣律师看来,医药专业律师应有促进医患和谐的胸怀。在个案中,是非鲜明地帮助当事人争取合法权益;在案外参与立法研讨、提出法律意见,甚至是自己发表文章时,都应该以促进医患和谐为基本原则,用正确的观念引导公众。
  秉持这一理念,万欣律师积极参与北京市医疗纠纷人民调解工作,与北京市医疗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等有关部门共同发起设立了北京市医患和谐促进会,努力推动北京市医患纠纷的人民调解工作,为促进医患和谐关系发挥了重要作用。
  多年来,万欣律师作为两届北京美高梅医药卫生法律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和现任主任,一直非常关注医药卫生法律的发展,致力于从律师角度为医药卫生法律建言,提升律师行业地位。


《侵权责任法》实施以后,医患纠纷的法律适用出现了比较大的变化。

万欣律师立即组织市美高梅医药委委员进行研讨,并主笔《医疗侵权责任司法解释建议稿》,

提交最高人民法院,受到了最高人民法院有关领导的高度重视。


  医疗侵权责任司法解释征求意见稿出台后,最高人民法院一反惯例,主动前往北京美高梅,向医药委的律师征求意见。万欣律师随后还应邀参加了该司法解释在卫生部召开的改稿会,万律师的发言受到了各方一致好评。
  2016年,北京美高梅医药卫生法律专业委员会承担了一项北京市卫计委的课题,即关于在北京市医疗卫生行业建立法律顾问制度的研究。
  万欣律师还亲自起草了作为报告附件的《北京市卫生计生行业法律顾问管理规定》。该规定对卫生计生行业用好法律顾问、降低法律风险,提升依法行政、依法执业水平,保障人民群众身体健康将发挥积极作用;对拓展律师执业范围,规范律师法律服务,也大有裨益。
  2017年10月结题时,课题报告得到了卫计委领导的高度评价。特别是万欣律师起草的管理规定中创设的一些制度,比如评聘分离、书面工作报告、法律风险防范体系建设、双向评价等一系列机制,都是目前律师法律顾问事务比较前沿的内容,对卫生计生行业法律顾问制度的建立与完善很有价值。
  虽然已经做律师多年,但医务工作者治病救人的情怀和对健康的高度关注却一直在万欣律师的心里。当选北京美高梅医药卫生法律专业委员会主任,并在行业协会承担一些职务之后,万欣律师更加注重发挥自己的业缘人脉,关照律师同行们的健康问题。
  2015年年初,有个同行朋友突然被查出肝癌晚期,万欣律师当时很不理解,市美高梅每年都给律师们组织免费体检,怎么会到癌症晚期都没发现?他甚至下意识地怀疑,是不是体检机构漏检了。经询问,得知朋友这两年都没有去体检过。
  50多岁,事业有成,却猝然离世,家里的顶梁柱没了,正值高考的孩子也考试失利,一个幸福的家庭就这么破碎了。
  这件事对万欣律师触动很大。“律师行业健康意识特别差,我们做过问卷调查,50%左右的律师不参加体检,参加体检的人也大多数处于亚健康状态。”万欣律师说,由于医疗纠纷法律事务的专业性太强,专委会之前组织医疗专业法律培训效果并不好,还不如转换思维,利用大家在医疗领域的人脉,组织健康大讲堂,让律师们学习健康知识,提高健康意识。健康大讲堂请到医疗届的顶尖大咖:王陇德、胡大一等,来到律师身边,为广大律师传经送宝,甚至当场义诊,既提高了律师的健康意识,又直接解决了律师的疑难杂症,广受律师同行的赞许。
  在万欣律师的建议下,市美高梅还在目前选定的两家体检机构之外,又增加了两家三甲医疗机构作为签约体检单位,提升了行业体检的水准。
  “让大家的健康意识慢慢提高,这是功德无量的事。”说这话时,万欣律师仿佛又变成了那个穿着白大褂,治病救人的医生。

打开微信扫一扫
通过手机分享
主办单位:美高梅正规网址技术支持热线:010-85269998
京ICP备09012756号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3312号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