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您所在的位置:首都律师 > 正文
民营经济迎来政策的春天——简析《关于加强金融服务民营企业的若干意见》 2019年第5期  作者:李?芳?天驰君泰律师事务所

  民营经济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在稳定增长、促进创新、增加就业、改善民生等方面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在企业成长过程中,融资约束是制约企业发展的关键因素,融资之于企业,尤其是中小企业,好比有源之水。在当前经济下行压力加大背景下,相对于国有企业,民营企业的融资难、融资贵问题已经成为束缚民营企业发展的“高山”,引起广泛关注。在此背景下,2019年2月14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加强金融服务民营企业的若干意见》(以下简称《若干意见》),助力解决民营企业融资问题。


  本文旨在通过梳理《若干意见》的相关规定,对民营企业融资所涉问题进行初步分析,以供各方参考。


  
  一、  《若干意见》的出台背景
  
  自2018年第四季度以来,从中央到地方、从监管部门到金融机构密集发声支持民营企业发展,多策纾解民企融资之困。
  1.党中央及国务院
  2018年10月20日,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提出实施民企债券融资支持计划,研究支持民企股权融资,鼓励符合条件的私募基金管理人发起设立民企发展支持基金。
  2018年10月23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设立民营企业债券融资支持工具,以市场化方式帮助缓解企业融资难。
  2018年11月1日,习近平总书记主持召开民营企业座谈会。习近平总书记特别指出“要优先解决民营企业特别是中小企业融资难甚至融不到资的问题”。
  2018年12月24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完善普惠金融定向降准政策,将支小再贷款政策扩大到符合条件的中小银行和新型互联网银行。
  2019年1月9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再推出一批针对小微企业的普惠性减税措施。
  2018年12月19 ~21日,在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习近平总书记发表重要讲话,要求“提高直接融资比重,解决好民营企业和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
  2019年1月23日,习近平总书记主持召开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六次会议,会议审议通过了《在上海证券交易所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总体实施方案》《关于在上海证券交易所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的实施意见》。
  2.央行
  2018年11月6日,央行行长易纲表示,要从信贷、发债、股权融资三方面精准发力,采取“三支箭”的政策组合,缓解民营企业融资难。
  3.证监会
  2018年12月24日,证监会党委在传达学习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精神会议上明确表示:要健全多层次市场体系,支持企业拓展直接融资渠道。深化创业板和新三板改革,加快发展私募股权投资基金,发展和完善企业资产证券化业务,推动债券品种创新,更好支持民营经济发展。
  4.银保监会
  2018年11月9日,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强调,初步考虑对民营企业的贷款要实现“一二五”目标,即在新增的公司类贷款中,大型银行对民营企业的贷款不低于1/3,中小型银行不低于2/3,争取3年以后,银行业对民营企业的贷款占新增公司类贷款的比例不低于50%。
  5.最高人民法院
  2018年11月5日,最高人民法院强调要高度关注民营企业股权质押、三角债、互联互保等所涉法律问题,合理和准确把握资金借贷的裁判尺度,立足司法职能,促进解决民营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



  二、《若干意见》的重要安排
  
  1.实施差别化货币信贷支持政策
  《若干意见》提出:“合理调整商业银行宏观审慎评估参数,鼓励金融机构增加民营企业、小微企业信贷投放。完善普惠金融定向降准政策。增加再贷款和再贴现额度,把支农支小再贷款和再贴现政策覆盖到包括民营银行在内的符合条件的各类金融机构。加大对民营企业票据融资支持力度。”
  宏观审慎资本充足率是商业银行宏观审慎评估参数(MPA)考核中的核心指标。MPA考核通过七个方面对商业银行进行“综合体检”,其中宏观审慎资本充足率与广义信贷增速挂钩,要求银行保持与经济增长和自身业务发展相适应的广义信贷增速。通过调整宏观审慎评估参数来支持商业银行对小微企业和民营企业的贷款,有望缓解中小银行信贷扩张的压力。
  2.加大直接融资支持力度
  《若干意见》第5项要求:“完善股票发行和再融资制度,加快民营企业首发上市和再融资审核进度……扩大创新创业债试点,支持非上市、非挂牌民营企业发行私募可转债。抓紧推进在上海证券交易所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支持民营企业债券发行,鼓励金融机构加大民营企业债券投资力度。”
  2019年年初,科创板一系列改革措施进入征求意见阶段, 这是资本市场拥抱新经济的增量改革,市场各参与主体积极参与推进的结果。我们认为,对于“加快民营企业首发上市和再融资审核进度”,监管层不会简化审核标准,更不会降低审核要求。
  3.提高金融机构服务实体经济能力。
  《若干意见》第6项强调:“支持金融机构通过资本市场补充资本。加快商业银行资本补充债券工具创新,支持通过发行无固定期限资本债券、转股型二级资本债券等创新工具补充资本。把民营企业、小微企业融资服务质量和规模作为中小商业银行发行股票的重要考量因素。研究取消保险资金开展财务性股权投资行业范围限制。”
  不同于上市银行可以选择优先股、定增、可转债等方式补充资本金,利润留存和发行二级资本债券是非上市中小银行最重要的选择。2018年以来,监管机构陆续发文,支持增加资本补充工具、便利发行方式、扩大投资者群体;近期金融委召开专题会议,研究多渠道支持商业银行补充资本有关问题,尽快启动永续债发行。因此,创新资本补充债券工具对缺乏资本来源的中小银行而言至关重要。
  2018年10月26日,银保监会就《保险资金投资股权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公开征求意见,主要内容是取消保险资金开展股权投资的行业范围限制,通过“负面清单+正面引导”机制提升保险资金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
  4.积极推动地方各类股权融资规范发展
  《若干意见》积极培育投资于民营科创企业的天使投资、风险投资等早期投资力量,抓紧完善进一步支持创投基金发展的税收政策。规范发展区域性股权市场,构建多元融资、多层细分的股权融资市场。
  2018年12月12日,国务院常务会议曾对创投税收优惠政策定调,明确从2019年1月1日起,依法备案的创投企业可二选一按单一投资基金核算,个人合伙人从该基金取得的股权转让和股息红利所得,按20%税率缴纳个人所得税。
  民营企业由于自身资产不足,在当前压力较大的经济周期阶段,能够“同患难、共生死”的股权资本态度对于民营企业融资尤其可贵。因此,调整金融结构,使间接融资向直接融资方式尽快转变,其中发展包括PE、VC在内的多层次股权市场对于民营企业融资至关重要。
  5.抓紧建立“敢贷、愿贷、能贷”长效机制
  《若干意见》第10项明确:“商业银行要……尽快完善内部绩效考核机制……对服务民营企业的分支机构和相关人员,重点对其服务企业数量、信贷质量进行综合考核。建立健全尽职免责机制,提高不良贷款考核容忍度。设立内部问责申诉通道,为尽职免责提供机制保障。”
  截至2018年11月,已有7个省的13家中小银行遭主体评级下调,为历年同期最高,主要是由于不良贷款和逾期贷款数量陡增,不良率急剧上升逼近监管红线。“提高不良贷款考核容忍度”,同时对于基层信贷人员落实尽职免责,改革不良贷款考核机制,有助于提高中小银行放贷意愿。
  6.有效提高民营企业融资可获得性
  《若干意见》第11项还强调:“新发放公司类贷款中,民营企业贷款比重应进一步提高。贷款审批中不得对民营企业设置歧视性要求,同等条件下民营企业与国有企业贷款利率和贷款条件保持一致。”
  7.从实际出发帮助遭遇风险事件的企业摆脱困境
  《若干意见》第15项提出:“加快实施民营企业债券融资支持工具和证券行业支持民营企业发展集合资产管理计划。研究支持民营企业股权融资,鼓励符合条件的私募基金管理人发起设立民营企业发展支持基金。支持资管产品、保险资金依法合规通过监管部门认可的私募股权基金等机构,参与化解处置民营上市公司股票质押风险。”
  自去年年底民营企业股权质押风险暴露以来,地方政府、保险机构、商业银行、券商等各类主体都在积极帮助部分民企渡过难关。目前,各证券公司仍在有序推进系列资管计划具体落地。截至2019年1月20日,已有38家证券公司共成立了53只系列资管计划和11只子计划,出资规模总计529.3亿元左右。


  
  三、总结和建议
  
  对于企业融资而言最重要的机构是银行,而中小银行天然具有服务民营企业的基因和优势。中小银行从自然属性、优势以及经验来看,都是支持民营及小微企业的重要力量。支持民营企业融资,需要更加关注中小银行群体。中小银行凭借区域优势,结合线上大数据,能够更有效解决民营企业融资获客难、风控难的问题。鼓励发展“草根金融”,建立并完善以民营为主或面向民营的新型小微金融机构,是解决民营企业融资难问题的一个选择。
  从政府角度,我国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借鉴国外政府的经验,成立类似美国中小企业管理局的政府专门机构, 对中小民营企业信用担保进行归口管理;政府不仅可以出资成立担保机构, 同时可以对商业性担保机构及互助性担保机构进行规范管理。如此,不仅能为民营企业征信,同时能够倒逼民营企业规范财务制度,促进民营企业财务信息透明化。
  最后,真正解决民营企业融资难问题,根本思路是市场化的策略,尤其是银行利率市场化和风险市场化定价,坚持风险和收益相平衡原则。

打开微信扫一扫
通过手机分享
主办单位:美高梅正规网址技术支持热线:010-85269998
京ICP备09012756号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3312号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