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您所在的位置:首都律师 > 正文
我所见到的歌剧大师多明戈 2009年第5期  作者:何军 共和律师事务所

  2009年6月30日晚,万人瞩目的国家体育场——鸟巢继2008年奥运会之后再次沉浸在由音乐和梦想交织而成的欢乐之中。“中国北京2009年鸟巢夏季音乐会——魅力中国”于当晚8时开演。两个小时的音乐会以中国民族唱法领军人物宋祖英的代表作品为主,同时融合了歌剧大师多明戈、钢琴巨星郎朗和华语流行音乐天王周杰伦的表演。本人有幸先以律师身份进而以主办方工作团队成员的身份参与今年以来北京最重要的文化活动,并有机会近距离地与歌剧大师多明戈相处,领略大师的风采。
  因一偶然的机会,本人于四月底介入到这场音乐会的前期准备工作中,当时是由于主办方与多明戈经纪公司之间演出合同的沟通与谈判进行得不是很顺畅(当时没有律师介入),主办方尤其是导演组非常担心这个合同谈不下来,多明戈不能如约前来,才请来律师助阵。由于前期的新闻发布会已经宣布了多明戈将参加这场音乐会,因此,如果合同不能谈成,将令主办方感到非常被动和尴尬。应朋友之请,我在双方就演出合同已经陷入僵持和焦虑之际介入进来,全面接手多明戈的演出合同事宜。在接下来的一个多星期里,通过频繁的电子邮件和电话,我帮助主办方就演出合同的所有细节与多明戈经纪公司达成协议。在此过程中,我一方面需要重新厘清并化解在前期沟通工作中双方产生的一些误解甚至是猜疑,另一方面还要把控好谈判的节奏,缓解导演组的焦虑情绪——避免出现主办方为了把合同谈下来而大包大揽、放弃应有权利的情形,力争把该争取和能争取到的权利都争取到;同时有理有节地反击对方施加的压力——拒绝对方提出的不合理要求。在帮助主办方达成多明戈演出合同(其时已经是五月上旬了)的同时,应导演组之请,我还参与审查、起草、修改了主办方与郎朗和周杰伦的演出合同以及与各制作和演出团队如灯光音响、视频制作、合唱团、交响乐团等专业公司和团体之间的合同。
  因演出合同缘故,我与多明戈的经纪人得以进行频繁的联系并建立了良好的合作关系。有鉴于此,在合同工作全部结束、音乐会开始进入倒计时阶段,我应总导演之邀,成为其工作团队的一员,负责与多明戈方面的后期所有沟通与联系工作,包括安排其到达北京后的一切事务。虽然这些工作已经超出本人的本职职责范围,但总导演之请难以拒绝,同时想到能够与歌剧大师近距离接触,也就心甘情愿地客串一把。在多明戈本人到达北京之前,我与其先期抵达的经纪人一起将相关事宜做了周密的安排。6月29日上午9点半,大师乘坐法航的飞机抵达北京。由于其私人助理临时有事未能陪同多明戈,年近七旬的大师只身一人飞来北京,这与人们想象中的巨星出行的派头与阵势相去甚远。大师一见到其经纪人,便询问音乐会的有关情况。因其当天下午便要到鸟巢进行彩排,大师到达下榻的王府饭店后,稍做休整,午饭也没有吃,便休息了。下午四点,多明戈一行到达鸟巢,尽管旅途劳累,大师依然神采奕奕地参加了音乐会开演前的最后一次新闻发布会。新闻发布会结束后,稍做休息,大师便开始了直至晚上12点的合练和彩排,先是与郎朗和宋祖英合练《康定情歌》。三位巨星配合默契,仅仅半个小时,便搞掂了。但是,许多人不知道的是,不懂中文的多明戈为了能用中文演唱这首歌曲,在到达酒店之后到排练前,利用一切空余时间练习中文歌词,并让翻译纠正他的发音。正是因为大师分秒必争的准备,排练才进行得非常有效率,我猜想大师肯定也不想因为自己的原因耽误其他两位艺术家的宝贵时间。
  在下午直至午夜的长达8个小时的彩排中,大师在整体上服从总导演的安排,没有大牌明星的架子和脾气,非常配合和专业。同时,大师对于一些细节问题也是非常认真,毫不含糊,确保万无一失。例如,由于其不懂中文,他希望在舞台上安置提词器,但是在彩排中提词器只能一行一行地提示,不能按照大师的要求同时出现两行——这样他在唱一句的同时,可以知道下一句,以提前做好准备。这本来不是一个大问题,但由于技术人员在当晚的整个彩排过程中没有能够及时采取措施予以改正,大师非常不放心也非常不满意。老人家不顾工作人员的劝阻,坚持亲自到设在舞台下面的监控台与技术人员当面沟通。舞台下面钢管林立、电线杂乱,但大师硬是拉着翻译,深一脚浅一脚地跨过杂乱的钢管和电线,找到技术人员,指着电脑屏幕将自己的要求讲明白。尽管这个小问题让大师费心不少,但大师没有抱怨和发怒,始终保持着风度,还一个劲地感谢技术人员,并向翻译解释说他只是想确保没有问题,这样他才能放心。好在演出时,这个小问题终于得到解决。而事实上,大师为了防止万一,自己做了三手“准备”:一是在正式演出前一刻再次到监控台与技术人员沟通,确认已经达到他的要求;二是尽量将歌词背下来——在演出当天大师继续利用了一切空闲时间练习中文歌词;三是准备了一个小纸条(在演出结束后大师回到化妆间时得意地向我们展示了他的这一“秘密武器”,之前我们都不知道他留了这一手),把歌词写了下来。大师对待工作的这种认真、专业,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的态度让人备感敬佩。
  年近七旬的大师,有时候像个小孩,喜欢来点“小动作”。在现场和化妆间,他时不时突然放声高唱两句,想想世界三大男高音之一在你身边突然放歌,你会是什么样的身体反应?每次我们都会被吓一跳,只觉得耳朵“嗡嗡响”,而他几乎是有点得意地看着大家的反应。大师是个美男子,虽已年近古稀,但仍风流倜傥。他见到漂亮姑娘就开心,更架不住漂亮姑娘们抛来的尖叫、飞吻和笑脸。演出结束后,有个小插曲:大师在从舞台回化妆间的途中遇到了前一天去机场给他献花的姑娘。由于演出成功,他特别开心见到她。离开鸟巢时,他在上车前特别要求工作人员把那个姑娘叫过来合影。当时刚好有一群观众路过,在姑娘与大师合影之时,人群一下子围了过来,场面一下子乱了,吓得我们和他的经纪人连忙阻挡,当时连保安也不灵了——他们也争着要和大师合影。但是大师一点也不慌乱,笑眯眯地和窜上来的“粉丝”合影。可怜那位姑娘本来还可以和大师再“惺惺相惜”一番,结果一下子不知被人群挤到哪儿去了,估计大师心里一定也“怜惜不已”。大师对身边为他工作的人非常友善。演出结束后,他回到化妆间,换上衣服,主动地向大家提议“it's picture time”,与身边的每位工作人员合影,真是“善解人意”!他在上车回酒店前,还一个劲地问我,是不是和他一起拍照了,生怕漏了。
  大师也有自己的一点小“迷信”亦或是习惯吧。每次离开化妆间,他必须是最后一个。因此,每次他都要先清场——让所有人先离开房间,然后在房间里转一圈,关灯,带上门。而签名,则必须在演出结束后进行。在与工作人员合完影后,他心情愉快地坐在一堆节目单前开始签名,他签得非常快,两三分钟就签完一大堆节目单,想来签名对于这样的巨星而言也是一项必做的工作。我也有幸让大师在一期载有关于他的封面报道的杂志(《留声机》,一本著名的欧洲音乐杂志的中文版)和一张CD上签名——事实上,这是我第一次拥有明星的签名。尽管之前我对明星的签名并不太以为然,但对于歌剧爱好者的我而言,多明戈的签名无疑是最值得拥有的珍藏。
  大师来也匆匆,去也匆匆。演出第二天即7月1日一大早,他便飞往意大利了,在那里有一场歌剧正等待着他去指挥。大家可能会觉得有点奇怪,他怎么还去指挥?在这里,有必要补充一点有关他的个人资料。事实上,除了唱歌剧,多明戈还是一位受人尊敬的指挥家、重要的歌剧院管理者以及积极的歌剧艺术推广者。他担任着华盛顿国家歌剧院和洛杉矶歌剧院的总监以及美国青年管弦乐团的艺术顾问。他创办的Operalia世界声乐比赛已经成为一项重要的年度国际声乐活动,许多后来成为世界歌剧舞台上重要成员的歌唱家,正是在这个比赛中被发现的,并由此开始了他们的职业生涯。他还是华盛顿国家歌剧院“多明戈——卡大利兹青年艺术家项目”和洛杉矶歌剧院“多明戈——桑顿青年艺术家项目”的主要推动者。这两个项目都旨在培养和帮助歌剧界未来领袖发展其职业生涯。大师在艺术上的辉煌成就令人瞩目。《新闻周刊》和其他国际出版物非常恰当地把他称为“歌剧之王”、“一位真正的多才多艺的音乐家”和“当代最伟大的歌剧艺术家”。
  能够借着中国北京2009年鸟巢夏季音乐会这一机会,认识并与歌剧大师近距离相处,无疑是一生中弥足珍贵的一段经历。

打开微信扫一扫
通过手机分享
主办单位:美高梅正规网址技术支持热线:010-85269998
京ICP备09012756号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3312号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