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您所在的位置:首都律师 > 正文
试论对管辖恒定原则的理解与适用 2009年第5期  作者:李振江 天瀚律师事务所

  在一些给付之诉中,因为自立案到执行终结往往会有一个较长的诉讼期间,利息、实际损失等赔偿数额随之也在不断扩大,为最大限度地维护原告权益,笔者会考虑在具体诉讼请求中,依照一定的计算标准附加一个变量的请求。比如,利息损失请求一项会写成:请求被告支付原告利息多少元及自某年某月某日起至实际付款之日止的每日万分之几的利息及罚息等损失。这种诉法已在金融诉讼中被广泛采用,并被司法实践所确认。但在其他类诉讼中,由于诉讼标的含有不确定因素,法官是否支持会产生差异,甚至有时反而会被对方当事人恶意利用,借助诉讼程序中的不规范现象,通过级别管辖异议拖延时间,以达到转移财产的目的。笔者便遇到这样一例。
  基本案情
  2004年6月,某房地产开发公司A将其所有的3000多平方米的经营用房出租给B公司用于经营餐饮,租赁合同约定:租期共计15年,前5年的年租金为400余万元人民币,租金按季支付。后B公司因经营不善开始拖欠租金,并于2005年10月私下将租赁合同转让给了C公司。A公司知悉租赁合同被转让后,在B公司先行偿还部分债务的前提下,在三方未签订书面的租赁合同转让协议并对B公司债务承担事宜作出约定后,与C公司另行签订了租期一年的房屋租赁合同一份,租金标准为每日每平方米3.8元。但C公司在经营中一直按原租赁合同约定的400多万元年租金标准支付租金。后C公司因经营问题也开始拖欠租金,A公司多次催款无果,于2007的1月29日书面通知C公司解除房屋租赁合同并限期腾房。但是期限届满,C公司既不腾房也不支付租金。故A公司于2007年3月1日诉至某市某区法院,请求:(1)判令被告立即将租赁房屋完好地腾退给原告;(2)判令被告立即支付拖欠房屋租金420余万元;(3)判令被告立即支付原告租金损失20余万元,并按日租金1万元的标准支付自2007年3月1日起至实际腾房之日止的租金损失。在明确的诉讼请求中,租金及租金损失共计450余万元。A公司在起诉的同时,向法院提出了财产保全申请并提供了担保。
  区法院受理本案后迟迟没有开庭消息,也未对C公司采取财产保全措施。催促之下,事隔两个月,区法院通知原告去法院谈话,告知被告C公司于2007年5月8日提出级别管辖异议。C公司认为:现原告诉讼请求中的租金损失增加了60余万元,加上诉讼时请求的450余万元,标的已经超过500万元,按照某市级别管辖规定,超过500万元的案件应由中级人民法院受理,故请求将本案移送上一级法院。
  2007年5月11日,A公司进行了答辩,指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级别管辖规定几个问题的批复》,诉讼应以具体的诉讼请求数额确定诉讼标的额,并据以确定级别管辖,诉讼中加大了的诉讼标的额,致使诉讼标的额超过受诉法院级别管辖权限的,一般不再变动,级别管辖确定后,一般不因诉讼过程中标的额增加或减少而变动,此即为级别管辖恒定原则,应予遵守;本案起诉时诉讼标的额是确定的,具体诉求为450余万元,未超过500万元的限定;2007年3月1日至实际腾房之日的租金损失立案时尚未发生(立案日为2007年3月1日),固具体数额当时无法确定,增加的部分是诉讼过程中按原告列明的标准自动增加的,不属于当事人故意规避法律的情况,故,不应据此改变管辖;管辖异议应在答辩期提出,按程序:法院7日立案(实际当日已立案)、5日送达,申请人15天答辩,因此申请人提出申请的时间至迟也应在2007年3月28日前提出,其提出申请时已过答辩期间,已无权再提出管辖权异议;申请人提出管辖异议的真实目的是为了拖延时间,继续非法占用答辩人的房屋等。
  但虽经答辩,本案仍于2007年7月被移送至某市中级人民法院。
  案件移送后,原告为能尽快保全对方财产,应法院要求更换了诉状,将诉讼标的直接提到500余万元。随后,2007年7月24日,某市中院作出财产保全裁定,查封了被告出租屋内的物品,但此时距初诉申请保全时已过去4个多月。在这4个月里,被告C公司和第三人D某之间发生了一场奇怪的速战速决的诉讼。在同一区法院,D某起诉C公司称,C公司曾向其借款100余万元,现要求C公司以承租房内附单载明的全部设备来抵偿借款并归其所有(按C公司曾经的评估,这些设备价值900余万元)。该诉讼中,C公司接受了D某的全部诉讼主张,并达成和解协议,制作了民事调解书。该诉讼从立案到结案,前后不足1个月!
  2007年8月3日,D某凭该民事调解书向某市中院提出案外人异议,主张被查封财产归其所有,要求解封。2007年9月3日,某中院裁定D某异议成立予以解封。2007年12月18日,区法院强制执行将出租房屋内的设备拆卸搬运,异地查封。
  A公司的诉讼最终以A公司胜诉告终。A公司合法收回了出租房屋,并已重新开始经营。但因C公司已无财产可供执行,A公司对C公司巨额的债权,可能实现的希望渺茫了!
  笔者分析
  本案涉及民事诉讼程序中的一个重要原则:管辖恒定原则。
  管辖恒定,是指原告起诉时,若受诉法院依民事诉讼法规定享有对本案的管辖权,则此后不论确定管辖的事实在诉讼中发生何种变化,均不影响受诉法院对本案所享有的管辖权。管辖恒定包括地域管辖恒定和级别管辖恒定。地域管辖恒定指地域管辖按起诉时的标准确定后,不因诉讼过程中确定管辖的因素的变动而改变,例如立案后原告或被告住所地变更等。级别管辖恒定主要指级别管辖按起诉时的诉讼标的额确定后,一般不因为诉讼过程中标的额增加或减少而变动。
  级别管辖是上下级法院之间就一审案件审理方面的分工,经最高院批准由各高级人民法院根据经济纠纷案件诉讼标的的金额分级确定。最高人民法院1996年5月在《关于案件级别管辖几个问题的批复》中规定:“在当事人双方或一方全部没有履行合同义务的情况下,发生纠纷提起诉讼,如当事人在诉讼请求中明确要求全部履行合同的,应以合同总金额加上其他请求金额作为诉讼标的金额,并据以确定级别管辖;当事人在诉讼中增加诉讼请求从而加大诉讼标的金额,致使诉讼标的金额超过受诉法院级别管辖权限的,一般不再变动。但是当事人故意规避有关级别管辖等规定的除外”。
  管辖恒定原则反映了诉讼经济性的要求,符合两便原则,它既可以避免管辖频繁变动造成诉讼管辖的不确定性和司法资源的浪费,又可以减少当事人讼累,提高诉讼效率。对民事诉讼程序有很强的规范指导性,也广为各级法院所采用。
  实践中,由于客观存在着的地方利益、集团利益、行业利益保护的情形,诉讼中存在着各式各样的管辖规避和管辖争议现象。其中更多体现在地域管辖方面,尤其是诉讼一方在异地的情况下。级别管辖争议相对地域管辖争议的案件数量,可能要略少一些。级别管辖的争议案件往往是争由上级法院管辖,争由下级法院管辖的案件较少。
  在经济发达的城市,法治环境好,审理较公正,诉讼程序一般也会得到较好的遵守。但有时也会有例外情况发生。本案便有三点疑问值得思考:
  ①区法院受理本案两个多月后,管辖异议期限(答辩状期间)应早已超过,被告仍能提出管辖异议,区法院不仅受理,最终还支持,法律依据是什么?
  ②原告提出财产保全申请不违反法律规定,并已提供担保,区法院受理本诉后迟迟不采取财产保全措施,法律依据是什么?
  ③被告C和第三人D的诉讼在同一法院进行,能得以异常迅速地完成,拖沓与高效并存。一院两案不同对待,其间还存在利益上的冲突,这些是巧合还是另有隐情?
  对此,恐怕只好留待时间去作解答了。
  对此案,笔者也和一些法律界同仁有过切磋。移送有疑点(否则法院为何要求更改诉状),但对移送也确存在不同的理解,涉及对级别管辖的法律规定也确有不明确之处,尚待立法完善。
  鉴于诉讼程序中存在的不规范操作及诉讼一方可能的恶意利用规则,为了避免类似情况的再次发生,笔者建议,在诉讼标的额接近级别管辖界限时,一定要审慎操作,尽量就高不就低,在法律许可的范围内,适当加以风险规避运作。这样虽然会增加当事人的诉讼成本,但应当说服当事人宁可做出极端的防范性选择,与其相信程序的公正,不如依靠事实的铁定,这样才能使管辖真正恒定下来,才有可能最终达到诉讼的全部预期。
  

打开微信扫一扫
通过手机分享
主办单位:美高梅正规网址技术支持热线:010-85269998
京ICP备09012756号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3312号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