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您所在的位置:首都律师 > 正文
品酒之趣 2008年第2期  作者:李德成 北京市金诚同达律师事务所

  我爱酒!
  因为酒凝结人间谷粮之精华,我常寻情觅韵于醇香之怀!
  酒有灵气!常酒后行文,数部拙著于案,盖,益于此!或得缪赞,以得酒资而侃之。思之故,乃惯与兴,使然!
  量,不大,爱喝!
  友笑,三十有二酒鬼之意!
  实不知,约五岁时曾因白酒而醉,算至今日约二十又七年。家父忆起当年之事,说我醉后不哭不闹摇曳之态,逢人便唱,且不论认识与否。偶闲聊起此事总有朋友追问,小小孩儿肯定是家父不在偷吃而不知深浅之故。说偷吃实是冤枉,不过少年之时的确偷过酒吃,但此为后话,这次确实不是,而且当时父母均于其座。话说至此,如果打住,一定被骂故做玄虚状以吊人胃口。大概情节尚且记得,时至小学一年级放假,缠父母携而访亲席间遇酒醉长者,饮一怀小“牛眼泡”赏五分钱为饵,诱使约三杯下肚。当时之长者今日已近古稀,久而不遇,倘知我今日如此爱酒,何尝而不乐乎!每每读“笛老子如乘船游波浪中”之句就在偷笑,不想儿时就以阮、贺为榜样,于是乎又多了一项爱酒的借口!
  我喜欢喝白酒,度数偏高者为上!酱、浓、清、米、兼等各种香型均有我饮之所爱。祖籍皖北为“口子”美酒原产之地适宜于酿酒,深知酒曲为国酿之精华,酒中之骨!也曾亲历发酵窖池之力,每年得数百斤为亲友家用,不为售卖自不会太过考虑酒之成本,确是人间谷粮之精华。度数中等偏上,浓香中带有酱香味久而弥芳。每年家宴均有大醉之愿,终因顾及家母之担忧而至今未能成。虽未能痛饮而得大醉,然却不为憾事,若为终生夙愿岂不幸哉!言及以酿酒为文,必提一代宗师苏轼东坡所做《蜜酒歌》,从原料写到酿酒的过程,并从开坛装瓶写到对酒的欣赏,言之真切、动人!只不过诗中论的是浆或称醪,是指淡酒,而这里说的是浓酒。自酿自饮壶中物,自书自篆金波瓶,非为官、商之动,只为浅尝其中之乐,此为“德成家酿”也!
  我爱酒,不挑剔,但却很讲究,一则不愿为其所累,再则爱之高兴就好。
  是故,酒美源于心,知其美在何处,而心中又陡添几分乐趣,偿逢知己同坐推杯换盏之时,听我评绿仪论黄封添加些许乐趣,岂不妙哉!男人爱酒自当知其美于何处!
  若论先后,定当首选茅台,茅台酒之美,可以传世!曲多而期长,多取而匀勾,爱之醇馥幽郁、锦软香谐!每每自饮亦为二两以上,如有文债在身或妙文于胸之时,定是打不住的。至于多少,多无定数,悦而多饮几怀,不快少酌几盏。饮茅台、郎酒时,均有固定之酒器,当少有混用,实不得已方才用其他酒具替代之。然却不会因酒具之故,而有碍品尝美酒之乐!曾几何时,偶得美酒而无酒具在身,口口相对细呷虽有失大雅,但却不失饮者之乐。是故,美由心生,饮者醉在其美!
  茅台与郎酒相比,选古蔺郎酒,理当不失!若论酒体,茅台,丰满醇厚比郎酒略胜!谈及风味,茅台集酱、窖底与醇甜等味,融合而成,饮后空杯留香持久不散,自是郎酒之不比。然,我爱蔺郎之酱香突出,却是无以替代之理由!也许这就是晶酒与识人之同所在。此为谬论,不必当真,博诸君笑耳!
  于心而论,爱酒本不应讲究,多因境而生。经验而谈,爱酒而不沉溺于中,多因心而致。饮酒之讲究,均源于心、境!爱江阳泸曲,必好窖香浓郁、清洌甘爽之感;好杏花汾清,必爱清香雅郁、醇厚绵柔之美!此,略谓之“讲”。“究”谓为何?若知泸酒以混蒸连续发酵之法,蒸馏得酒后用麻坛贮之,此为“究”泸酒之美!同理,知汾酒以地缸发酵采“清蒸二次清”之独特工艺配合而成,此妙谓汾清之究!如若无心,爱酒所言“讲”与“究”之意,岂非妄言?!
  花前月下,自是饮酒之境!零花残月日,自当不比月圆花开时,此为酒境之“讲”。持杯之时,遥劝天边月,常愿月无缺,复更劝花枝,且愿花枝长,此另一般光景,谓之为酒境之“究”。如若,有休问圆缺枯荣冗事之气和,自得月下花前酒醉之心醇!如有此境,知此欢得益于爱酒之“讲”、“究”之故也!
  爱酒之讲究,必言温酒之习与饮酒之器。
  我习惯于酒温后而饮。儿时听祖母言我外曾祖父每日酒不过二两必温而食之。少年读红楼,“宝玉听这话有理,便放下冷的,令人烫来方饮”,便深信冷酒吃不得I常背诵宝钗之劝为证言之用,“亏你每日家杂学旁收的,难道就不知道酒性最热,要热吃下去,发散的就快,要冷吃下去,便凝结在内,拿五脏去暖他,岂不受害?”
  酒器为我之所爱,一则因爱酒之故,二是为鉴赏之好。温酒之器家中备有多种,有瓷、陶、琉璃等不同质、色,以配用各类好酒。清花古瓷为上,常用之,曾以之相赠长尊者,于心而论实尤为心爱之故。有关晶酒之器,请允我择日与诸君共享。
  我爱酒非生而有之。
  从十二岁至十九岁可谓之培育的过程,说是培育实则本意多为模仿而起。我比胞弟大一岁,我为寅虎,他为卯兔。时约十二三岁,家中常备有半瓶口子老窖,与弟于家父不在时偷食一二杯,自不得其真滋味。每与弟忆起此事,徒增谈资,必吟《家酿》一诗以添其乐。“未出禁酒国,耻为瓮间盗。一醉汁滓空,入腹谁复告。”东坡居土戏写小孩“偷”吃家中母亲做的“酒酿”,大人知道后也不怎么批评的情景,自与此有相似之处。后来细想,家父只不过佯装不知而罢了。每每家有宾客至,家父必令我们兄弟敬酒。席间斟酒三杯,两杯先双手捧至客人为敬,自饮一杯作陪为礼!时而久之,偶遇无半瓶窖酒,断不敢整瓶偷食,于是乎兄弟二人便凑些小钱,沽而得其乐!当时已能品出味道,远不如家父的老窖好喝了!
  真知酒好,约在上大学前的十五岁左右。因搬家不慎砸坏一瓶双耳西凤老酒,顿时醇香芬芳满院。凑近,醇香而不刺鼻。瓶底尚有数口,细呷之!清不淡、浓不艳、酸不涩、苦不黏,辣不呛喉且有回甘。虽不知此酒之来历,却坚信定是好酒。后读唐代裴行俭“送客亭子头,蜂醉蝶不舞。三阳开国泰,美哉柳林酒”之佳句,方得其旨感柳林西凤之美!
  我酒后,爱写文章,叙事、抒情、论说等不囿于形。言,饮酒之乐,文,复添新趣。笑曰:词文之味,酒之美矣!为文,祟韩昌黎,必有充实之内容。常以“夫所谓文者,必有诸其中”,自勉之!然,酒若因事而设,常为己所不愿。其有二因:一则,不愿酒事有因而伤其雅;二则,“君子慎其实”何故以酒为器?是故,酒不论事,文必求实。此为,德成酒后为文之乐也!
  

打开微信扫一扫
通过手机分享
主办单位:美高梅正规网址技术支持热线:010-85269998
京ICP备09012756号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3312号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